相关文章
  • 北京三村干部合骗粮食直补款被判刑[2016-11-3]
  • 履责不力终身难辞其咎:天镇县民政局四任局长两任纪检…[2016-11-2]
  • 下属“闯红灯” 领导“吃罚单”:大田县坑口水库管理…[2016-11-1]
  • 迷恋奢侈品,爱美局长丢了丑:汝城县环保局原副局长朱…[2016-10-28]
  • 广河县委原书记马宗明一审获刑13年[2016-10-26]
  •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6名村官贪污挪用1200万元——小权力…[2015-11-19]
  • 摘不掉自身腐败“毒瘤”的外科专家[2015-11-16]
  • “群贪”落网记[2015-11-16]
  • “逆生长”局长欺瞒组织丢“官帽”[2015-11-16]
  • 长期占用企业车辆 贪图享乐栽了跟头[2015-8-24]
  •  
     最新更新
  • 北京三村干部合骗粮食直补款被判刑[2016-11-3]
  • 履责不力终身难辞其咎:天镇县民政局四任局长两任纪检…[2016-11-2]
  • 下属“闯红灯” 领导“吃罚单”:大田县坑口水库管理…[2016-11-1]
  • 迷恋奢侈品,爱美局长丢了丑:汝城县环保局原副局长朱…[2016-10-28]
  • 广河县委原书记马宗明一审获刑13年[2016-10-26]
  •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6名村官贪污挪用1200万元——小权力…[2015-11-19]
  • 摘不掉自身腐败“毒瘤”的外科专家[2015-11-16]
  • “群贪”落网记[2015-11-16]
  • “逆生长”局长欺瞒组织丢“官帽”[2015-11-16]
  • 长期占用企业车辆 贪图享乐栽了跟头[2015-8-24]
  •  
     阅读排行
  • 1

    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征地拆迁腐败窝案串案剖析[2015-8-24]
  • 2

    “逆生长”局长欺瞒组织丢“官帽”[2015-11-16]
  • 3

    “群贪”落网记[2015-11-16]
  • 4

    广河县委原书记马宗明一审获刑13年[2016-10-26]
  • 5

    海南省检察院原纪检组长受贿151万元一审被判7年[2015-8-24]
  • 6

    长期占用企业车辆 贪图享乐栽了跟头[2015-8-24]
  • 7

   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6名村官贪污挪用1200万元——小…[2015-11-19]
  • 8

    摘不掉自身腐败“毒瘤”的外科专家[2015-11-16]
  • 9

    北京三村干部合骗粮食直补款被判刑[2016-11-3]
  • 10

    履责不力终身难辞其咎:天镇县民政局四任局长两任…[2016-11-2]
  •  
      首页<警钟长鸣 <警钟长鸣<正文
     

    他们“拆卖”了自己的人生

    ——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征地拆迁腐败窝案串案剖析

    来源:甘南廉政网  发布日期: 2015-8-24  阅读次数:8539  
     


    马应权在法庭受审。遵纪 摄

    不久前,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党工委原委员、管委会原副主任马应权经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。

    这个贵州省首批公推直选的乡镇党委书记,在担任副县级领导干部仅仅5年后,就“走完”了他的坦荡仕途,并将在悔恨中度过漫长岁月。就此,遵义市新蒲新区征地拆迁腐败窝案串案涉案人员全部受到应有惩处。

    2013年12月至2014年4月,遵义市纪委牵头,市、区纪委联合对新蒲新区征地拆迁腐败案进行调查,一窝发民生财的“硕鼠”被一网打尽。

    经查,马应权、遵义市新区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经理王永林、新蒲新区新蒲镇政法委原书记雍崇志,新蒲镇原副镇长李华等多名国家公职人员,在征地拆迁中,利用职务便利,帮助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,并从中收受贿赂,大肆骗取国家征地补偿资金,触目惊心。

    无视纪律,视权力为谋私工具

    遵义市新蒲新区成立于2009年5月,紧靠遵义中心城区,南距省会贵阳143公里,北距重庆248公里,属国家规划的长江中上游综合开发和黔中综合经济区的主要区域,是遵义市中心城区城市东扩的主战场,政府每年投入资金约100亿元,很多近郊村民因拆迁暴富,一夜间拿到几套、十几套房产。

    马应权、王永林等党员领导干部,没能禁受住考验,利欲熏心,在新区城市建设推进中,栽倒在贪欲中。

    “马应权很有能力,做事果断。”在昔日的同事眼中,马应权是一个干练的人。

    马应权1988年8月大学毕业参加工作。一路走来,他不懈奋斗,最终走上了令人羡慕的副县级领导岗位。可惜的是,他私欲膨胀,搞权钱交易,先后收受他人贿赂26.3万元;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他人礼金共计4万元,最终用贪腐的“成绩”埋葬了自己的前程。

    和马应权一样,王永林在新区城市建设中,利用职务便利,为他人谋取利益,先后收受王多芳、李华等人贿赂57万元,把自己的后半生“拆”掉“卖”给了行贿人。

    马应权、王永林等人无视党纪国法,在腐败窝案串案中充当“领头羊”。在面对别人的腐蚀时,要么假惺惺地简单推辞,要么明目张胆地来者不拒,给他们送钱的有私营企业老板、乡镇干部、村组干部,有的是求办事,有的是为了搞好关系。他们收钱时完全不顾忌时间、地点。

    据马应权交代,2013年初,在选择新蒲村和中桥村移民安置点时,未经公开招投标,由雍崇志、新蒲村村委会原主任李崇建、中桥村原村干部李刚协调,将两村的安置点项目分别安排给村民李老二(又名李吉林)、吴银刚实施,而后李老二等人将施工利润的50%当作“好处费”返给李崇建、雍崇志、马应权等人。

    据王永林和李华交代,李华曾在王永林办公室给他送了一个大大的钱袋,王永林没有拒绝。“我把这袋钱拿到休息室打开,里面全是现金,经清点共有38万元。”王永林交代。

    “从我犯下的错误看,根本没有正确行使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,甚至把权力当工具用,为自身和好友谋取利益。”案发后,马应权悔恨不已。

    上梁不正下梁歪,腐败肆意蔓延

    新蒲新区建设过程中,征地拆迁推进力度很大,许多当地农民、社会闲散人员、不法商人与乡镇、村组干部勾结在一起,把征地拆迁当成一夜暴富的大好机会。一些不属于拆迁安置范围的违法违章建筑,只要通过给好处费,向当地干部、拆迁办人员“疏通”关系,就能如愿得到拆迁补偿,甚至还可以通过虚报面积等行为,套取国家征地拆迁补偿款。

    2009年,李崇建找到时任新蒲镇党委书记的马应权,说想在自家房子上再加盖两层。“我虽口头表示不同意,但是也没有对李崇建修建违法建筑的行为采取措施。”马应权在接受调查时供述。2010年春节前,李崇建在马应权办公室以拜年名义送其2万元现金,马应权欣然笑纳。

    上梁不正下梁歪。党员领导干部不以身作则,其他干部更是“有样学样”。

    李华、新蒲镇水利站原工作人员石昌刚,帮助请托人施崇伦“打点关系”以获取利益,收取施崇伦现金48万元,其中石昌刚分得10万元,李华分得38万元。后李华为完成请托,同时获取更多的土地为自己投资谋利,将38万元贿赂款送给了时任中桥特色集镇项目指挥长的王永林。

    新蒲新区拆迁处原工作人员谭滔,北京某重点大学本科毕业,案发时才31岁,从2012年1月至2013年11月,其伙同拆迁处4名工作人员勾结拆迁户,多次为拆迁户虚报面积,按每平方米500至1000元不等收取贿赂,涉案金额共计200余万元。他们完全把权力当成了“提款机”。

    ……

    此案中,张忠刚、陈渝,罗孝义、冉从禄、邓厚鲜等多名区、镇、村干部被移送司法机关,涉案金额达570余万元。

    多行不义必自毙,24人被移送司法机关

    在拆迁安置工作中,马应权、王永林等人不遵守有关规章制度,业务外包等一些工作“一句话”就能定。只要“有关系”,违法建筑可以认定为合法建筑、非营业房可以认定为营业房、简易房可以认定为住房、甚至还可以虚报面积。

    比如,社会人员李老二等通过请吃饭唱歌、行贿等手段拉拢腐蚀整治办、拆迁办工作人员,修建违法违章建筑面积1300余平方米,获得赔偿房10套,总价值约为250余万元;帮别人修建违法违章建筑面积约4500平方米,从中获利230余万元。

    一窝硕鼠的任意妄为,严重搅乱了新蒲新区发展大局,群众看到大量违法违章建筑得到补偿,公开公平拆迁的期望被打破,从支持、配合拆迁变成了阻挠拆迁、乱盖住房。

    新蒲新区信访量激增,多数都是反映征地拆迁安置中的不公平现象,在新区开发建设中,阻工、缠访、越级上访成了“家常便饭”,群众将反映的焦点指向了国家工作人员,党和政府形象严重受损。

    2013年12月,遵义市纪委决定成立专案组,对违法违章建筑背后的腐败问题进行调查。调查组坚持上查一级和下查一级,深挖细查,摸排线索,调查取证,很快突破了此案。

    最终,这起窝案串案牵出涉案人员(不包括涉案的拆迁补偿农户)40人,其中24人被移送司法机关。通过这起案件的查办,共清理出不应予以安置还房面积1.1万多平方米,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3500余万元。(黔清风)

     
      上一篇:四川省宜宾市教育系统腐败案件剖析:净土为何不净
      下一篇:“逆生长”局长欺瞒组织丢“官帽”
     
     
    友情链接: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各省纪检监察机关 各市纪检监察机关 新闻媒体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