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<廉政文化 <廉政故事<正文
 

清水衙门

来源:甘南廉政网  发布日期: 2018-10-26  阅读次数:6362  
 

谷雨报了四笔账,出了财会室,一腔好心情,直奔副局长老严办公室。

出纳照例偷偷跟出门,见谷雨依旧直奔老严办公室,一脸狐疑。谷雨进了门,老严示意,谷雨默契,关上门,掏出大叠钱递过去。

老严随意掐了小半叠,丢进抽屉,余下部分递给谷雨。谷雨照例问:“不数数?”老严照例回答:“俗啦,你我还斤斤计较?”谷雨把钱揣进风衣口袋,悄无声息地出门,到银行,将整数存了一年期。盯着存单“2”字后面的 4 个“0”,笑得灿烂。

谷雨的单位是清水衙门,无权审批项目,无仲裁处罚职能,无拨款求助资金,门可罗雀。两年前,清水衙门修办公大楼,工程造价近一个亿。十年难逢金满斗,好事来了,头头们都想去分管基建工程,趁机将清水衙门的水搅浑,着着实实自我“小康”一把,以不辜负在机关混一场。但工程由局长捂得严严实实,副局长老严、业务科科长谷雨等,瞪着牛卵子眼睛,看局长是否被承建方的头头簇拥着、公关小姐搀扶着,从宾馆、舞厅竖着进去,横着出来。没有惊人发现。但二人不放弃,会上质问,会下上书,明里民主评议,暗里检举揭发,争来争去,局长割出一块“世袭领地”,老严分得机关常规费用审批权。至于基建工程开销,仍由局长“严格财经纪律,筑牢防腐拒贪防线,维护清水衙门清白”。

老严很后悔,责备两肋可插刀的谷雨说:“割卵子敬神,人得罪了神也得罪了。”谷雨说:“我心不甘么!都是公务员,人家捞大钱,我们连羹羹都吹不冷,人家怜香惜玉,我们连家中黄脸婆都看不起!凭才能?凭勤奋?屁,让我当局长,当县长,比他们干得欢畅!比他们口碑好!”老严回答:“中肯!经典!”谷雨诱导:“机会总是赐给有缘人。清水衙门,每年常规开销,也有几百万……”老严长叹息:“没想到我被逼得走歪门邪道!世风啊,世风!”于是,谷雨隔三过五,找些发票让老严批后变现。每个月小打小闹,居然有几千几万进项!

次次得手,谷雨认为老严“无功受禄”,风险却不愿“共担”,自己又委屈得冤枉。一不做二不休,他得单独干他几单,才能平衡“风险”。他对老严那手字,模仿得惟妙惟肖,便自“签”自报,神不知鬼不觉,集腋成裘,一年下来,居然有五六万的外快!财大真个气粗,从此,他走路很快,谈锋很健,妻子对他敬若神明,他好不满足,好不惬意,有一种报复贪官污吏的快感。

这天,谷雨又报了近万块的账。但老严不是上月底宣布调到其他局任局长了么?出纳问:“严局走以前怎么不报?”谷雨回答:“以前签的,你不在。我不是出差才回来么?”

老严走了,出纳不怕了,赶紧向局长报告。局长为难:老严是自己全力向组织部门推荐后,才得以提拔的,他挥挥手:“算了,可能是同事们为老严饯行开销的。”出纳谈了自己很久的怀疑:“……比如去年十二月那笔近两万元的招待费,谷雨说是严局接待市局领导,但你晓得,那些天严局长到市外考察了……”

局长拿着那些单据,询问老严。老严一看,心里直怵:我签字让谷雨报假账,一年也就四五笔,不到五万元,怎么每年竟达到十余万?看了自己的签名,他明白是谷雨作祟,但不便说出来,老严指着自己签了字的单据,一一说出怎么因公用了,滴水不漏,将自己的阴暗心理和贪腐摘得干干净净。他还暗示局长在工程上可能受贿,别自找麻烦!局长只得报告纪委。纪委同志愕然:“你们单位还会发生这样的违纪事情?”下令调查,公安机关鉴定笔迹,查出谷雨伪造的报账凭据,数额有二十一万元之巨!谷雨交代与老严一起报假账达三十七万多。

经调查,局长在管工程中,没有贪污受贿行为,办公大楼工程,属于廉洁工程,优质工程,形象工程。但局长再也不敢理直气壮地说自己的单位是清水衙门了。

 

(“电力杯•正气甘南”廉政征文大奖赛三等奖作品  作者:显明)

 
  上一篇:电力杯•正气甘南”廉政征文作品选登
  下一篇:“电力杯•正气甘南”廉政征文作品选登
 
 
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各省纪检监察机关 各市纪检监察机关 新闻媒体网站